瘤子

    许多年以后,当我回忆起那时的一切,依旧感到浅浅的不可思议,这种感觉那样浅,像是打水漂时溅起的...

刘红云〈一〉

序章   山和月和人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   月亮高高的挂在空中,身边依稀地飘过几片薄薄的云。...

喧哗与沉默

D制订了计划,第四项任务是在年底前结婚;B在给女朋友打电话,他们已经聊了二十七分钟。看这个,A说,他把狗狗的照片递给C。...

陌生人来信

这个人读信,手里拿着第四十七封同一个人寄来、署名很随便的信件。读完把信纸叠好放好,又躺到床上等放风时间。监狱每三天放犯人...

冬夜

  火光红红的,像是一尾柔软的小金鱼儿,在夜色中闪烁着,偶尔底下的桦木枝碎裂开,发出噼啪的几声轻响。窗户纸是已...

巴塞罗那

“嘿。” 她抬起头。 “这里是男厕。” 女厕所坏了,她说。他想起门口摆放的“维修中”纸牌。 “好吧。”他耸耸肩。“可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