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点

隆冬的雪刚化,苇芽就深深浅浅地扎在了湿地上,随风而来的不只是归雁,还有彳亍的男子。他手里紧紧地攥着一张浅黄色的车票,票子...

天净沙

1、 塞外风寒,荒草夕阳。 一个人站在路边。 路是唯一能去丰城的路,人是唯一能杀大恶人的人。 大恶人是古道。 古道的右肩...

上官四娘

 1.妙善音   神龙元年,中宗李显继位,结束了武后的统治,唐王朝的权利最终回到了李家氏族的手中。经历了人心惶惶的政变,...

摆渡人

(序) 我叫陈末,今年三十六岁,职业是摆渡人。 我在忘河的旁边开了一家客栈,主营摆渡,开客栈是我的爱好。 忘河水深不见底...

家乡食话

咸菜 我的家乡家家户户都要腌咸菜,都会腌咸菜。村里的房子都是独门独户的,门前院后,凡是空地,都能见到一畦畦的雪里蕻。小时...

老哑巴

凄惶惶的雨哀怨的魂魄般徘徊在老哑巴的身边,老哑巴跌跪在老坟旁,匍匐的蓬草噬过他的身子,铅灰的面色,久久不愿入土的新魂般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