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来信

他皮肤皱巴的像一个失了水分的橘,两个小孩站在他面前,歪着脑袋想象,要是自己狠狠踢一脚烂橘子,烂橘子飞远,他们也飞远,那多...

非正常轨道

正常是什么? 是像大多数人那样去生活吗?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他们之所以能够维持这样一种表面“正常”的生活,无非是生活没有...

一边表演一边做爱

马教授第一次来这个学校的时候,跟着林校长把校园逛了一圈。 四月份,学校举办春季运动会。周三,操场热闹非凡。学生们入座,老...

当我们谈“尊重”时 我们在谈些什么

尊老爱幼,似乎从我们出生以来,就成为绑架我们的枷锁,我时时在想着,尊重大人和小孩,并为此付出自己本不想付出的爱护与笑脸,...

3p少女的活流结

3p少女的活流结 末梨打来电话时,我正在床上辗转难眠,说实话无不太愿意接听其电话,无奈响个不停。 喂 我假装刚从睡梦中醒...

无力的人

我们的英雄杀死了自己,或者正在自杀。我们必须步调一致、前赴后继地朝着死亡的监牢奔去。没法逃脱,天气也不会变。 ——题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