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小记

旗袍小记   说起旗袍,我们便想起了民国。似乎这两个词生来就是在一起的。旗袍之于民国,就像是细雨之于春天一样,浮光之于声...

春气

               春气   说起春气这个词,便让人想起了绿色,这绿该是柔软的,像萍子一样的散开,下面是幽深的...

万象皆不是

        它生于尘世,却没人教它怎么容于尘世。         带着头上一对树枝般的角,一半水深,一半火热。   ...

南京剪影

秦淮楚地,从一片水榭歌声里升起来的,除了这冰凉的月、空濛的雨,还有那岸边人淡青色的身影。 人影远远的,撑着一把伞,那伞自...

暂时逃脱枷锁及路上的事情

  本来早就应该写些什么,一直拖到今天才动笔,一来是身心疲惫,二来也是想写的东西太多,还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对于六月...

我的四季

又一年的雪,是落的这样重、那样洁白,仿佛不该有别的痕迹了。山上的松,山上的坟,举目望山边的四野,白茫茫呀,干净的一片,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