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剪影

秦淮楚地,从一片水榭歌声里升起来的,除了这冰凉的月、空濛的雨,还有那岸边人淡青色的身影。 人影远远的,撑着一把伞,那伞自...

我和纳索

作者:Naipaul   那时节还是夏天,日头九点钟爬上墓士塔格的峰顶,足足玩耍十三个小时之后光芒宝贝们才会依...

幻 · 鱼

鱼,一种神奇而又有趣的动物。据不完全统计全球现生种鱼类共有三万两千多种,它们生活在地球上大大小小的水域之中,小到你家中的...

暂时逃脱枷锁及路上的事情

  本来早就应该写些什么,一直拖到今天才动笔,一来是身心疲惫,二来也是想写的东西太多,还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对于六月...

落定

我们都叫她表姐,但我们却不是真正的表亲。事实上,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两天前的晚上,我不耐烦乡下的过分安静和时光的一如往...

我的四季

又一年的雪,是落的这样重、那样洁白,仿佛不该有别的痕迹了。山上的松,山上的坟,举目望山边的四野,白茫茫呀,干净的一片,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