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光的手势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站在窗台前,陷入长足的思考   夕阳从铁栏杆里泻落下来,落在手指间,像是淡淡...

月瞳

桌对面是个干瘦的中年男人,暗褐色的静脉曲折地凸起,沿着手背一直爬到脖子上,面皮枯萎露出怪异棱角,一看就是正处于长时间的精...

A fly in the bus

沉闷的城市里,沉闷的公交车中。       坐在并不靠窗的位置,想望向窗外看看风景时,总是能从邻座的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一丝...

深井

  我掉进了一个井里。 这个井很黑,是那种伸出手也看不见手指的黑。 这个井也很深,深到我抬头只能隐隐看见月亮的...

司马的江湖

第一章 一 在下复姓司马,名字嘛,还没有,江湖人称嘛,也没有。照理无名无号,如何来江湖里混?幸好家父威名远扬,江湖上的朋...

长篇小说

    我开始写一部长篇小说,尽管我还没有列好提纲,没有理清人物关系,没有想到几个会使人拍案叫绝的伏笔,我只是知道,我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