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温柔给了我一枪 2

  时间是一剂良药,我却又在这时间的流逝中低估了自己。从前以为这段感情的仓促收尾会让我郁郁很久,会过一地而触一...

你的温柔给了我一枪 1

从很久开始,就想说些什么了。倾诉的欲望横亘在脑海,流淌到喉咙中,又被一次又一次的幽凉莫测的现实噎了回去。很多个瞬间,如果...

《携着木匣子的点唱机》第十一章

蓝色唇膏在一个午后造访了我。 如往常一般,她在楼下叫我,嘴里喊着点唱机。 我让她上来,倒了杯新买的橙汁给她喝,然后打开电...

当我们谈“尊重”时 我们在谈些什么

尊老爱幼,似乎从我们出生以来,就成为绑架我们的枷锁,我时时在想着,尊重大人和小孩,并为此付出自己本不想付出的爱护与笑脸,...

《携着木匣子的点唱机》第十章

第十章 日子过得还不错,嘛,阿森,你有没有想我?我快想死你了,这么说总感觉和个同性恋别无两样,不过,我还是得说我很想你。...

一地废墟

  我一直在耐心地等待着一个迟迟不来的灾难。 ——题记   天堂一直在我的周围,我还未及死亡,所以地狱一直很远。坐在一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