瘤子

    许多年以后,当我回忆起那时的一切,依旧感到浅浅的不可思议,这种感觉那样浅,像是打水漂时溅起的...

刘红云〈一〉

序章   山和月和人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   月亮高高的挂在空中,身边依稀地飘过几片薄薄的云。...

坍塌的旧时代

我也是为了父亲。   周渐隐心里的狂乱,比及他白日时候点燃祖屋的那把火焰还嘶哑几分,他恨不得用刀子来结束这场荒...

冬夜

  火光红红的,像是一尾柔软的小金鱼儿,在夜色中闪烁着,偶尔底下的桦木枝碎裂开,发出噼啪的几声轻响。窗户纸是已...

光屁股的猴子

一根烟,两根烟,三根烟…… 雨落的实在是太厉害,倘若雨中走两步,鞋内就是一个深水沟了。卢见檀痴痴望着雨帘,忽然有一颗“子...

晚点

隆冬的雪刚化,苇芽就深深浅浅地扎在了湿地上,随风而来的不只是归雁,还有彳亍的男子。他手里紧紧地攥着一张浅黄色的车票,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