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迭尔和大列巴

一   马迭尔注意到大列巴的时候,刚刚跟格瓦斯分手不久。马迭尔在情人节看到格瓦斯送给秋林的玫瑰花,决绝地和他说...

万象皆不是

        它生于尘世,却没人教它怎么容于尘世。         带着头上一对树枝般的角,一半水深,一半火热。   ...

丝线

丝线   山合   那是去年夏天,小寒刚刚从花田里回来,田埂上的油菜花,熙熙攘攘的开了一片,也有白色的,点缀其间,像是金...

刘红云〈二〉

第二章   赶场     第二天清晨,红云起了个大早。在山坳的水沟里洗了衣裳,吃过早饭以后,将堂屋的...

刘红云〈一〉

序章   山和月和人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   月亮高高的挂在空中,身边依稀地飘过几片薄薄的云。...

坍塌的旧时代

我也是为了父亲。   周渐隐心里的狂乱,比及他白日时候点燃祖屋的那把火焰还嘶哑几分,他恨不得用刀子来结束这场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