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被气死的鬼

阿嗨死了,溺死在一个酒杯里。 但他自己并不关心。“死”是还活着人的事,与他没有关系。他此时在“渺渺之间”翘着腿,闲散的望...

深井

  我掉进了一个井里。 这个井很黑,是那种伸出手也看不见手指的黑。 这个井也很深,深到我抬头只能隐隐看见月亮的...

浣溪沙

隔山: 不见已数日久,你最近可好。     我最终还是走了,早晨出行委实狼狈,木叶舟从君山顺流而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头...

大量理想被公示

《乌云拦截草地》 儿化音被苟同 肾脏被透析 败草药水 熬制一套衣服 我写完一道菜 路口北的晨光 酒气 分散在我的左心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