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纳索

作者:Naipaul   那时节还是夏天,日头九点钟爬上墓士塔格的峰顶,足足玩耍十三个小时之后光芒宝贝们才会依...

夕光的手势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站在窗台前,陷入长足的思考   夕阳从铁栏杆里泻落下来,落在手指间,像是淡淡...

我的四季

又一年的雪,是落的这样重、那样洁白,仿佛不该有别的痕迹了。山上的松,山上的坟,举目望山边的四野,白茫茫呀,干净的一片,以...

十年来信

他皮肤皱巴的像一个失了水分的橘,两个小孩站在他面前,歪着脑袋想象,要是自己狠狠踢一脚烂橘子,烂橘子飞远,他们也飞远,那多...

一地废墟

  我一直在耐心地等待着一个迟迟不来的灾难。 ——题记   天堂一直在我的周围,我还未及死亡,所以地狱一直很远。坐在一间...

西施

“或许他只能说,你活在我的心中,永远。”(摘句)   越国苎萝村,无名溪水处,几位少女蹲在溪边浣纱,银铃样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