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

隔山: 不见已数日久,你最近可好。     我最终还是走了,早晨出行委实狼狈,木叶舟从君山顺流而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头...

白鹿

我想和白鹿去山上,“可是,天如穹庐,四野平坦,哪里又有山可以去呢”。(编辑语)   是的,我没有爸爸。 脆弱的...

老哑巴

凄惶惶的雨哀怨的魂魄般徘徊在老哑巴的身边,老哑巴跌跪在老坟旁,匍匐的蓬草噬过他的身子,铅灰的面色,久久不愿入土的新魂般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