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见一场多年前的血案。——那时我开着车,来到一家医院的门口。

“来这干什么?”看门的老头问我。

“你猜。”我说。

“不能。”他说 ,“你可不能进去。”

“好吧。”我乖巧的答应了。

正打算离开,这时,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进去!”

“什么?”我回头问。

听见笑声,四周明亮了起来。

2

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在局长的办公室里坐着。

“你听见了吗?”局长问,“那件事,你一定要办好。”

“那件事?”我问。

“那件事。”局长说,“你没听见?”

“哦,那件事,”我连忙说,“听见了。”

“那好。你,出去。”局长说。

我出门,来到了街上。

3

走进了家超市。“买什么?”店员问。

“不知道!”我朝他吼道(那时的心情不太好),“我先看看!不可以?!”

“可以。”他说。

架子上摆着很多一模一样的商品,我选了很久。

“就这个了。”我说,把一盒黑丝袜放在了桌上,“买一条。”

“就买一条?”他问。

“就买一条。”我说。

“要发票吗?”他问。

“不要。”我说。

“180。”他说。

“什么?”我看着那盒黑丝袜,“这么贵?一条180?”

“是。”他说,“一条180。你用过就知道了。”

“我又不是女的,我为什么要用?”我说。

“那你不用买它干什么?”他问。

“有用。”我说,“但不是给我用。能减价吗?”

“不能。”他说,“要么你就去买便宜的,能买一双,才十几块钱。”

“我只要一条。”我说。

“是,我知道。”他说,“多出的一只你扔了不就得了。”

“我为什么要扔。”我说,“我只要这一条。”

“那好,这个可以单卖,但一条就得180。”

“好,”我说,“我就有160,卖还是不卖?”

“卖。”他说。

“好。”我说。

他打开包装,抽出一条黑丝袜,递给我,然后我给他160块钱。

再然后我走出超市。

4

“听说它们在医院里。”刚走出超市,身旁的一个人小声的说。

“你和我说话?”我问他。

“是。”他说,走到我的面前,“小点声,它们就隐藏在角落里。”

“角落里?”

“它们几乎无处不在。”

“它们是谁?”

“难道你不知道吗?”他很惊讶的看着我。

“哦哦哦,”我连忙说,“我知道。”

“我是来帮你的,我叫C。”说着,他朝我伸手。

“你好你好。”我说,我们握手。

“这样看来情况还真的是紧急啊。”我试探着说。

“是呀。”C说,“不快点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现在就走?”

“是,现在就走。”

5

我们在街上走着,走了很久。

“我们在干什么?”我问C,“散步吗?”

“有点饿了。”C说。

“什么?”我问,“你说什么?”

“咱们去吃饭吧。”C说。

“我们在干什么?!”我问。

“巡逻嘛。”C说。

“可我们就只是在街上走来走去,和散步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了。”C说。“正因为有我们的散步,普通老百姓的散步才能更加安全,对不对?”

“这街上没一个人,我们还巡逻?”

“这是我们的工作。”C说。

6

吃完饭,我们走在街上继续巡逻。

7

“你带黑丝袜了吗?”C问我。

“嗯,带了。”我说。

“保管好。”C说,“一会有大用处。”

8

我们走到一所学校。

“开门。”C对保安说。保安看着我们。

“你们进去干什么?”他问。

“不用你管。”C说,“开门。”

“去你妈的。”保安说,“你不告诉我你干什么我怎么给你开门。再者说,学校有规定,今天不能开门。”

“我们是警察。”我对保安说。

“我管你是什么!”保安说,“不开。”

“掏枪。”C对我说。

“什么?”我问他。

“掏枪啊。”C说。

“没带。”我说。

“什么?你出去巡逻没带枪?!”C问。

“局长不是说带个黑丝袜就行了吗。”我说。

“对。”C说,“但带枪巡逻也是作为一个警察的基本准则啊。”

“你呢?”我问,“你带枪了吗?”

“带了。”C说,“当然带了。我可是个好警察,局长很喜欢我的。”

“是。”我说。

“你们快点走。”保安说,“别误了我的正事。”

“你有什么正事。”C说,“不就是看门的吗。”

“是。”保安说,“但这是我的工作!”

“好好好。”我说,“你说的很对。你能让我们进去吗?”

“不能。”保安说。

“为什么?”我问。

“这是规定。”保安说。

“掏枪。”我对C说。

C掏出枪指着保安。保安看着我们。

“实话告诉你。”C说,“我们来这也是来办正事的。”

9

我和C在操场上走着,一只狗扑过来。

它把C咬死了!

10

一个小女孩牵着她的狗在操场走着。

“你好呀。”我对她说。

“你好。”她说。

“你的狗好可爱呀。”我说。

“谢谢。”她说。

“这很危险呀。”我说,

“你要小心,现在的人都很坏,看见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可是会动坏心思的哦。”

“是吗?”

“是呀。”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B。”她说。

“B,你好。”我说。

“你来这干什么?”B问我。

“我来这检查一下,我是个警察。”我说。

“哦。警察叔叔,你好。”B说,“我要走了。”

“我陪你吧。”我说。我们走到学校的门口。

“开门。”我对保安说。保安打开了门。

“哎。”保安叫我。我回头。

“怎么了?”我问他。

“除了咱们学校里还有其他人吗?”他问。

“没。”我说。

“你要走了吗?”他问。

“是呀。”我说,“我要陪这个小女孩,最近很危险,那东西很多。”

“那东西?”保安问。

“是呀。那东西。”我说,“它们几乎杀死了全镇的人。”

“哦。”他说。

“我们走了,拜拜。”我说,然后和B向外走。

“慢着,”保安说,“我能和你们一起走吗?”

“为什么?”我和B停下,问他。

“我一个人很孤单。”他说。

“好吧,来吧,我们一起走。”我说。

保安走了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他。

“A。”他回答。

“你好。A。”我说。

“叔叔,你好,我叫B。”B说。

“嗯。B,你好。”A说,“你要去哪呀?”

“医院,”B说,“我要去医院。”

11

黑夜里,我们三人在路灯下走着,街道上没有车,影子若即若离。

12

“假如你有个姐姐。”走在路上,B(小女孩)问我,“你出生时她10岁,你18岁时她28了,你会操她吗?”

“不会。”我说,“当然不会了。”

“你确定你不会?”A(保安)问。

“我确定。”我说。

“哼。”A说,“我不信。甚至,我觉得你带着B一起走就是为了找机会操她。”

“什么?!”我说,“A,你给我说清楚。——B你先别害怕,我绝对不是坏人。”

“嗯。”B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我对A说,“身为警察的我绝不会对身边的人做那种‘不好’的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A说,“你到底要不要操她?”

“要。”我说。

“什么?”B问。

“那好,你就操吧。”A说。

“我不仅要操,”我对B说,“我还要杀了你,因为带着你太麻烦。”

“什么?”B很惊讶。

“三个人太多了,会给作者带来太多麻烦。”A说。

“什么?!”B向后退了几步。

我跟着向前。

“没什么。”我说,然后脱下我的裤子。

13

我提上我的裤子,跨过B的尸体。

“去他妈的!太血腥了。”A说。

“什么?”我问。

“没什么。”A说,“看完之后的一些感慨。”

“哦。”我说,“该走了吧。你还来吗?”

“不了,走吧。”

14

天亮了。在下个街角的远方,看见一群人的身影。

“幸存者。”我激动的说,“还有幸存者,欸! here!。”

我跳着朝他们打手势。他们是群中学生,有几个走着,有几个扶着自行车,朝我们走来。

“欸?”走到我们面前,他们中的一个人说,“这不是A吗,你没去看门?”

“没。”A说,“难道你不知道吗?学校里已经没人了。”

“是吗?”那人说,“那太好了。”

“他叫D,”A向我介绍那人,

“是我们这所中学的扛把子。”

“扛把子?”我问。

“是。”D说,“扛把子,屌的不行。怎么?有意见?”

“有意见。”我说。

“哎呦?有意见?小伙子,有点个性,”D说,“当我小弟怎么样?”

“当不当?”他问。

“我是警察。”我说。

“去他妈的警察。”D说,“加入,还是不加入?”

“不加入。”我说。

“为什么?”D说,“你要讲出你的道理,如果讲不出,就揍你一顿。”

“嗯。”A点了点头,“很有道理。”

“还有你!”D对A说,“我看你不爽已经很久了,他讲不出就连你一块揍。”

“快想啊!”A说。

“别逼逼。”我对A说,“我想想。嗯……第一。你不够努力,没有上进心——”

“去你妈的!”D一拳打在我的脸上。

15

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巷子里。

前面有一群人,围着,似乎在看什么。我走过去。

是D和A在打拳击。

“欺软怕硬的狗!”D一拳打在A的下巴上。

A的两眼向上一翻,倒在了地上。

16

“这一拳就是替那些没校卡进不去学校的同学们打的。”D说。

“哦!——”同学们欢呼起来。

A倒在地上,半边脸上都是血,他擦了擦眼睛,向人群外爬去。

D拽住他腿,把他拉了回来。

“真是报应不爽。”我自言自语。

“这个无耻的人!”我朝同学们喊道,“竟然忍心把那么一个漂亮无辜的小女孩,的狗!给杀死了!”

听到我的话,同学们愣住了。

“什么?”他们问。

“他杀死了一只狗。”我说。

“哦,哦哦,他杀死了一只狗!”同学们尖叫了起来。

“坏人!”

“变态!”

“狗可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啊。”

“这个无耻的保安。”

同学们议论开来。

“啊!——”D朝A踢去。

“呃……”A呻吟着在地上打滚,过了一会他说:

“啊呸!D,D!你先别这样。同学们,你们听我讲,那个警察,对,就是他,他就是好人了?——他杀死了那个小女孩!只为了满足作者的一己私欲,多么恶心啊。”

“打他!”同学们喊,一齐冲去。

他们打的是A。

“打他呀。”A指向我说。

“杀人倒是没什么,”他们说。

“人太坏太愚蠢了,你不知道,他们破坏环境,像是寄生虫一样。”

“最可怕的是他们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是呀是呀。”

“可狗狗呢?!”他们喊,“它们对主人的爱可是最最最最真诚的了!”

17

“实在是受不了了,一群傻逼。”我说。然后走了过去。

“A,打他们!”我说。

“好啊。”A说,他来到我的身边,一拳打下去。

我晕了过去。

18

我醒了过来,巷子里都是尸体。

“他们都死了……”A在角落里自言自语。

我站起来,走过去。

“怎么了?”我问他。

“那东西,那东西来了。”A回答。

“可恶。”我说,“又是那东西。”

“它们的动作好快,一眨眼,就,就都死了。”A说。

我扶起了坐在地上的A。

“敢在警察的身边犯罪,”我说,“站起来,A,跟我一块去逮捕它们。”

19

我们走出巷子。

我们一直向前走。

20

到了晚上,我们走进了一个十分恐怖的花园。

我们走上小路。

看见了花草,看见了秋千,看见了喷泉。

可唯独,没有人。

21

“你听见了吗?”A问我。

“嗯。”我回答,“那东西的脚步声。”

“快跑!”我喊。

22

我们拼命的跑,跑出了花园,跑进街道,影子和“那东西”跟随着。

“黑丝袜呢?!”A喊。

“什么?”我问,然后停下来。“你怎么知道我有黑丝袜?”

“我就是知道。”A回答。

“难不成你就是……”我说,“那东西?”

“被你发现了。”A回答。

“你这个大坏蛋!”我走了过去,看着A,“怎么不早说。”

“我就不早说。”A说。

“你好坏哦。”我说。

“是呀,我好坏。”A说,“我骗了所有人。”

“那这样的话,”我说,“我在此宣布,你被逮捕了。”

“是吗?”A说。

“是呀。”我说,“跟着我。”

“嗯。”A点了点头。

23

“你杀了这么多人,像个怪物一样,对此,难道你就没一点愧疚吗?”我问A。

“没有。”A说,“因为我隐藏在黑暗里。”

“你就是个疯子,你知道吗?”我说。

“谁不是呢?”A说。

“可你是个可怕的疯子!”我朝它喊道,

“你脚踏实地认真务实,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于行动,这是别的疯子不会做的!”

“是呀。”A说。

“你因为长期的无聊工作从善良正直的保安变成邪恶无耻的‘那东西’,这是你个人的悲剧,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剧。我会把你送到精神病医院,那才是你该去的地方,你同意吗?”

“我同意。”A说。

24

“我能进去吗?”走到精神病院门口,我问看门人。

“不能。”他说。

“那好,”我对A说,“你走吧。算你好运。”

25

走了很久,我回到警察局。我打开门。

“什么?!”同事们叫了起来,“你竟然还活着?!”

“嗯。”我点点头,“我还活着。”

他们把我举起,高高抛起,又接住,高呼着。

“英雄!英雄!英雄!”

局长走了出来。

“你竟然还活着?我以为你已经……”

“是啊,我敬爱的局长,”我说,“我还活着!”

我和局长相拥在一起。

“那件事,你办好了吗?”局长问。

“办好了。”我回答。

“我都没告诉你那件事是什么,你是怎么办的?”局长问。

“办好了。”我回答。

“这真是。”局长走近我吻了我的额头一下。

“太感谢你了,你是我们的英雄。”

26

“你是说你差一点就要抓住了一只‘那东西’吗?”

在办公室,局长问。我点了点头。

“嗯,很好。”局长说,“但因为没有记录,很遗憾。”

“没什么。”我说。

“你有了一个新称号。”局长说。

“什么新称号?”我问。

“黑夜猎人。”

“额,感觉好傻逼。”我说。

“是呀。”局长说,“黑夜猎人,你好。”

3评论

  1. liuqu的头像

    我知道了那东西,但我不能说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