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楚地,从一片水榭歌声里升起来的,除了这冰凉的月、空濛的雨,还有那岸边人淡青色的身影。

人影远远的,撑着一把伞,那伞自她手心上划开,一半是绿柳,一半是白梅。在这多少年的时光里,人等着雨,雨吻着城,一层层的青苔,在她的脚下漫开,封尘了时光,也埋葬了故事。

这南京城太博大,那么多的巷子通往不同的人家,每个人家都是一出戏,演着这江南水乡里的欢喜哀愁。至于这城中的故事,更是多如天上繁星,数也数不清了。但我还是想着从这无数人的回眸里,取出一片剪影来,说一说这南京的味道。

千百年前,南京便默默地驻扎在这片土地上。旧时水系繁杂,田地都被割裂成一块块的,于是,航运便也兴起了。人们乘着小木舟飘过河面,也有大户人家,造起了高高的龙船。这龙舟赛事,到了现在,已是不兴了。我在南京这两年,甚至还未听人说起过,只有老一辈,抽着烟时,还会聊起当年的光景。

不过,既然秦淮河还在这,那么龙舟,作为一个古老的陪伴者,就会永远留存在南京的剪影里。在一次端午节,我终于看到了这盛事。一群人站在淡金色的烟火里,烟火升得老高,像是星星似的,倏然又落下来。有人坐在五色的大舟里,快活地拍着鼓子,也有人站着,唱着悠长的歌。老远望去,那龙舟是花花绿绿的,许多的颜色拼在一起,红的须子,蓝的眼,还有那银漆的尾巴。我想这龙应该很高兴,这么多年了,南京人还没有忘记它。

走近一点,那些人说说笑笑,声音响亮,又透着一点水气。据说以前,会有乡绅捐一笔款,拨了头筹的,便有大赏。现在似乎没了,可也不失了大伙的兴致,牵绳子的,划桨的,船头跳着的,这些都是活的,生动的色彩。他们也才二十几岁,穿着海里精怪的衣服,还有扮鲤鱼的,画着翻卷的波浪。边上还有一只,新一点,上面还绑了彩灯线子,缠在龙头上。一个说:“好嘞”另一个便赶忙开了起来。据说古时候,人们还会请来马戏班子,在船尾巴上吊下一块木板,人就站在这上面,耍着各种的花式,也有请来歌女,在水波间舞上一曲,把长长的云袖,抛向烟火绽放的空中。我这么想着,烟火暗了下来,龙舟在静静的夜色里,向着江面驶去了。

除去龙舟,秦淮河上的花灯,也是值得一看的。大概要到元宵节的时候,一目目的转过去,游人如织。晶莹的冰糖葫芦,糖浆滴落下来,像是冰柱似的。不过,也有花灯是一年四季都挂着的,就在江边的楼台上,既无歌舞,也无笛声,倒是显得有些落寞。

但我却记得这落寞的花灯,一次夜里,我闲着无聊,独自去了趟夫子庙。虽说是景区,游人也已经散完了,一轮石桥卧在水面上,晚风吹过来,我隔着江面望去,红红的一点,像是熟透了的火棘子,不像过节时,明亮的一片,这会儿,它只是一小撮,零星地散布在夜空里。天色很暗,浓重的压下来,像一大汪墨水,这花灯便显得愈发的红,但又不是逼人的亮,而是柔和的星点,像是夏日纷飞的萤火。

可惜,虽说是美的,却又有些冷清。我看远处的山水,显得空,大,从雾气里升起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仿佛看到了南京城寂寞的侧影,和花灯会的体验完全不同。我想,这老南京也应该是孤独惯了吧,看遍了风风雨雨,经历过多少个王朝的兴盛覆灭,见惯了金戈铁马的英伟,也领略过金陵女子的柔情。太多太多,溢满了它的双目,流成这滔滔的江水。夜深人静之时,它会觉得冷吗?我想会的,毕竟再过多少年,孤独依然是一种共同的情感。我又想去买一瓶酒,斟上一杯子,洒给这寂寞无言的南京城,给这流淌的江水。可惜夜已经深了,露水打湿了我的脚踝,于是我便只好匆匆的赶了回去。

灯是城市的眼睛,到了晚上,便睁了开来,不只是灯,那天上的月,也是人间景象的一种。南京城的月,流浪太久,到了夜里,也只是清亮的一个点,不肯多洒些光下来。加之城市灯火通明,有的地方,甚至要一直亮到黎明。这月亮便显得模糊了很多,好在,我还算见到了完满的月亮,完满的,南京的月。

那是中秋前后了,我在池水边散着步,地点已是记不清了,只闻到野花都开了,草木的气息混在一起,给人一种田野的幸福感。我踩在青苔上,在池里,我看到了睡着的月光。

它就这么落下来,身子被池水打湿了,在水中飘浮着。岸边是高高的树,上面筑着鹳鸟的巢,它们轻轻的叫唤着,似乎在哄着自己的孩子。我捡起一颗石子,远远的扔了出去,石子打在湖的心口上,水波荡漾开,闪闪的,都是月的痕迹。不用抬头也能看到,我想每个城市的月,都是不一样的,作为这城市独有的印记。上海的月,是华丽而又冰冷的,广州的月,也许是有着大海的气息,而南京的月,清澈的一池光影,显得有些落寞,却又带着一点尘世的烟火气。它有着天上的韵味,却并不遥远,充满了人间的温婉。

我抬起头,望着这轮晶莹的月亮,它也望着我,像是看着这座古老城市里,一个小小的人儿。几千年了,它一直照耀着这片土地,至于没有人烟的上古,那更是遥遥无期。不过,这一刻的月光,却是弯一弯腰,就可以触摸到的。我们互相交流着,叶落无声,沿岸是重重的水杉,这个同样古老的树种,自万年前便被世人所遗忘,而今,它也与我沐浴在这月光里。

我这么望着,一朵云飘了过来,渐渐地吞没了它。月光有些单薄了,像一件纱衣披在我的肩上。这月夜里的南京城,融合了龙舟的欢喜与花灯的落寞,作为这无数剪影中的一瞬,包含了春江之景,至于这花儿,也是马上要开放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