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人看到网上的祈福咒,或是可以让你运气变好之类的咒语,都会试一试吧。毕竟心里想着,反正也只是试一试而已,又不会损失什么。

 

我抱着这样的想法直到有一天。那天,我在小路边一面破旧的老墙上看见了一张小小的海报纸。那纸看上去有些日子了,依稀还可以看出原来是浅红色。“快来念诵属于你的咒语吧。”那上面写着,“只要念诵一遍,就会有不可思议的事情降临哦。”

 

“什么嘛”我在心里吐槽,为什么会是那种电视广告的口气,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是在推销什么保健品。虽说如此,我还是顺着句子看下去,那张海报纸本就不大,写的人却偏偏挑了最左边的一个小角落,在那里留下一道长长的咒语

 

是用蜡笔写的,看上去歪歪扭扭,类似小孩子的笔触。“ALAKULAKE——”我念着,“KEKELAKESI,YAKEKULAKESTSUYAKU”牙齿在舌头间碰撞,非常古怪的发音,这种破东西会管用吗?算了,只是试一试而已。我点着嘴唇向下读着。

 

“DINGKUAKEKUALASI,BOKUWABAKADA…” 别说,这玩意还挺长的,我一个个音的往下读着,到了最后一个音时,紫色蜡笔长长的拉下来,一直拉到墙的角落里

 

我蹲下身,轻轻喊到 “KUN”

 

突然之间,有一阵风从我的头上吹了过去,把那顶棒球帽吹到了地上。

 

嗯?我疑惑地站起身,望了望四周——什么也没有嘛,什么也没有发生。果然是骗人的,我捡起帽子,算了,反正也只是浪费了几分钟,虽说是十九岁的人,但十九岁的时间一点也不宝贵

 

走出巷子,我在一家奶茶店前停了下来。夏日的南京永远是这样,燥热,燥热,在燥热的深处,是无限绵延的风浪,一层层的朝你扑过来——依旧是热的,躲是躲不掉的,还不如逃进店里喝杯冰茶

 

“一份柠檬苏打”我边说边靠在软垫上

 

之前坐着的人留了杯冰水在这里,玻璃杯还没有撤去。我托着下巴,数着上面的花纹,一朵,两朵

 

就在这时,一只蜜蜂飞了过来,它扑腾着翅膀,摇摇晃晃,最后停在了杯子沿上。

 

小蜜蜂,我望着它那黄黄的翅膀,上面沾满了花粉,两只闪闪的复眼看着这个世界,还有被分割成一千片的我

 

就在这时,像是从某处传来了叮咚一声,杯里的水面轻轻振动了一下。我晃过神,才发现那只蜜蜂掉进了水里。

 

可怜的小家伙,我抽了张纸巾,打算把它捞起来,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只蜜蜂不在水里,或者说,透着水中的反光,我发现,它其实是被封印在玻璃里。

 

嗯?带着一点迷惑,我轻轻的把杯子抬起来,是的,的确是如此,前一秒还飞舞着翅膀的蜜蜂,现在已经凝固在了玻璃里,就连它身上的花粉,也一丝一毫的被封存在里面

 

就像一件精致的琥珀艺术品一样,我楞了几秒,然后发出了轻轻的惊呼声

 

“先生,您的饮料。”服务员把柠檬水递过来,望了我一眼,“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没,没什么”我挥挥手,等她走开,我才仔细打量起这玩意。太不可思议了,就像那张海报纸上所说的,不可思议的事情降临了。我抚摸着那光滑的玻璃镜面,又轻轻弹了弹,可惜,算不上是什么大事,只是一只蜜蜂而已。

 

就在这时,我想起了那上面写着的一句话“只要多念几次,法术的效力就会增强哦”想到这,我飞速的冲出门,向着那条巷子跑去

 

呼呼,那张海报纸还贴在这里,我停下步子,对着那上面的咒语,一个个念着

 

不知是咒语太拗口还是太兴奋,我一连咬了三次舌头,才把它给念完,又这样一连念了三遍,便站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叮铃铃——,叮铃铃——”远处响起了自行车的声音,我回过头,是阿禾,自从小学转校之后,我们有很多年都没见面了。

 

“(。・∀・)ノ゙嗨”他说,很奇怪,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模样还是没怎么变

 

“你好”我说,又觉得太生硬了,便笑着问“你这些年都跑去哪儿了?”

 

“去厦门”他说“每天都吃蛤蜊煎蛋,已经吃到不想再吃了呢”

 

“真羡慕你,可以都天天在海边玩”

 

我们就这样聊了一会,他从怀里掏出一张明信片送给我,便骑着车子走远了

 

不可思议的事,我想,和阔别多年的朋友相遇,真是不可思议呢。

 

等一下,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打开手机翻出当年的同学群,大部分人留的电话号码都已经变了,打了好久,终于有一个接通了

 

“哈?你是说阿禾,哪个阿禾,哦,你是说他啊——”

 

果然是这样,我想,他早在07的暑假,就已经淹死了,因为到厦门的海边玩的缘故。当时老师应该是怕我们多想,所以说是转了学。

 

和已经故去的童年好友相遇…我望着那条空荡荡的巷子,夕阳已经沉没了,像一艘渡轮似的往地面上沉下去,淡金色的桅杆划过我的脸颊,有一种小小的温暖之感

 

真是…我想着,又立马冲到那张海报纸前,大声的念诵起来,一遍,又一遍,我这样不停的念着,一直念到天黑之时,有什么声音响了起来

 

我望了望四周,除了一只趴在墙头的猫儿,什么也没有。还是先回家吧,我这样想着,走了出去。

 

第二天早晨,我还没起床,就被邻居家的收音机吵醒了

 

那是一个古怪的老头子,平日里酷爱听老式的广播电台,我把枕头捂在耳朵上,在经历了股市财经,今日菜价,和如何治疗母猪产后忧郁的折磨后,一个声音传到了我的耳里

 

“就在今日凌晨3:02分,一架飞机于太平洋上空解体,目前原因不明”

 

真无聊,我翻了个身,又猛的坐起。

 

外公还在楼下看着围棋节目,见我下了楼,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今天起得早啊”

 

“打开新闻频道”我说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没想到你这么关注国家时事”

 

电视台上的女主播正一脸冷漠的拿着报告,一边说“搜救行动正在展开中,据悉,该波音747航班在飞至12000米高度时,突然解体为几千块残片,专家认为这可能跟零件的内部老化有关”

 

在电台的左上角,就是一个大海的图片,那架飞机就散落在这蔚蓝色的海面上,古怪的是,这些白色残片完美的拼接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箭头的图案

 

“关于这个图案形成的原因,目前专家的意见并不统一,也有人据此认为,这是一次恐怖袭击事件”

 

西南方,我看着那个箭头的方向,不就是我这里吗?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夺过遥控器,把它切换到电影栏目

 

“怎么啦,又不看了?”外公继续磕着手里的瓜子

 

“没什么,太无聊了而已”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我先回楼上睡一会”

 

一上楼,我便赶忙打开电脑,输入了“咒术”这个词,见蹦出来的条目太多,我又把之前念的咒语,回忆了一点片段,输了进去

 

“魔法内裤,诅咒拉面”我一个个的翻着

 

“被封到杯子里的苍蝇?”我点开那个链接,是一个冷门论坛,里面的up主似乎遇到了一只被封在水晶杯里的奇怪苍蝇,还晒出了图片

 

“P的真好”有人在下面回复

 

“不是,是真的”那人说“就在我念了那个东西之后”

 

就是这个,我快速的敲着键盘,我也遇到了一样的事

 

才一杯可乐的功夫,我就收到了私信,那人果然也住在这个城市,就在那条巷子的边上。

 

在正午十二点的功夫,我们在咖啡厅里见了面

 

“你,你好”来的人居然是个小女孩,也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或许还在念初中

 

“你好”我把双手交叉立起“直接开门见山吧,你知道那个咒语的来源吗?”

 

她摇了摇头

 

“好吧,我怀疑,除了我们之外,应该也有别的人念过了”我来之前查了一下国际新闻,巴黎暴乱,日本天皇退位,韩国总统入捕,去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吊诡的事,说是有神秘力量在作祟也不为过

 

“所以,这就是你让那架飞机落下来的原因?”她说

 

“这个——我完全没有想到,真的和我们有关吗?”我说“也许只是巧合也说不定”

 

“果然是这样”她笑着说“之前还说没想到真有这种咒语,一到出了事,又对自己说这只是迷信而已”

 

我望着面前这个拿着橙汁的女孩,才这个年纪,居然可以轻易看穿人的想法

 

“不过也没有办法,都已经念了” 她把手托着下巴“不过我只念了一次,那只苍蝇就害我换了一个杯子”

 

“我念了十五次,可能还多一些”我说,如果就让那个玩意留在那里,说不定会被奇怪的人看到,那时候,麻烦可就大了

 

这样想着,五分钟后,我们来到了这里。

 

还好,巷子上的海报纸还没有被撕掉,我松了口气,不过说起来,会在路边停下,对着皱巴巴咒语念上一通的,也只有我们这么无聊的人吧

 

那么,就把你收下来吧,我伸出手,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喊声

 

“这里还有两个”他说“刚刚好,这下不用担心了”

 

什,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那个女孩被他拉入了怀里

 

“本来还想着没有人质,没想到你们跑了过来”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巷子对面的银行里,冒出了一阵阵的浓烟

 

“自己过来吧”他举了举手中的枪

 

我打量着那个巧克力色的枪,就在这时,他猛的开了一发

 

“邦”望见墙角那个灰黑色的印子,我举起手,说“好吧,好吧,我这就来”

 

那个少女冲我吐了吐舌头“真抱歉,路上又念了两遍”

 

我无奈的望了她一下,自己的腿已经在打颤了,她却还一脸淡定的样子,真是一个可怕的初中生

 

“那个——叔叔,你早餐喜欢吃什么?”

 

“闭嘴”那男人喊,他把我扔给边上的同伙,一共三个人,都穿着黑色的皮大衣,最左边的似乎劫持了一个买菜的大妈,看来起太早也不是一件好事。

 

居然连丝袜都不套,我心想,不过,就是因为连丝袜都买不起,才会去抢银行的吧。

 

就在这时,对面的警察来了,乌泱泱的一群人,围成一圈

 

“放开人质,还可以减两年”一个拿着大喇叭的喊,当然那男人理都没理,只是把枪高高的举向空中,又开了一发

 

“给老子拿一辆车”他喊“不然这两个家伙就完蛋了”

 

真的会死在这里嘛…我心想,自己还没二十岁,那个女孩就更小了,说不定连高数都没学,就这样死在这里,未免也太可惜了

 

如果,如果没念那个咒语,如果没从奶茶店里折回去,就不会有现在这种事了。我暗暗骂着自己,那个男人似乎还在大声嚷嚷着什么,外面的民警围成一排,从里向外慢慢的靠近他

 

“好,你们不听”他对同伙使了眼色,那人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

 

一阵冰凉的触感抵在了我的喉咙上。真的,真的就这样,就这样就死了吗?我闭上眼,等待着最后一秒的来临

 

“砰”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紧接着又是一声响,我慢慢的睁开眼,却望见那个男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在他的脑袋边,停着一个巨大的

 

巨大的,鸟?我揉了揉眼,是一只巨大的白色鸟儿,正扑腾着翅膀,那飞舞的羽毛落了一地

 

男人手中的枪还冒着余烟,而我身后那家伙,则蹲在地上,一手拿着刀,一手捂着胸口上的血渍

 

第三个人还想说什么,但瞬间就被大妈提着篮子打到了

 

是这样的,那个民警对我们说,在歹徒A朝天空开枪的一瞬间,子弹飞了出去,这样一直飞着,击中了天空过路的一只信天翁,而那只信天翁,刚好落到了他的头上,结果他的枪走火,打中了拿刀劫持我的歹徒B

 

见我不明白的样子,他又拿着记号笔画了张图

 

“从这里,到这里”他说“十五米的距离,真是不可思议,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就好比你切开黄瓜,却发现里面是西瓜瓤”

 

我就这样听他说着,等从警局里出来,那个女孩揪了揪我的衣服

 

“喂,大叔”她说“你还没回过神吗?”

 

“啊?”我问“怎么了?”

 

她吐了吐舌头“其实我在路上又念了好几遍”

 

怪不得,不过也幸好有了这个咒语,一切才得以平安。我这样想着,把口袋里的海报纸撕碎,纷纷扬扬的洒在街道上

 

阳光把它们吹散开,一片片淡金色的碎纸屑,就这样消失在晚霞里。

 

真好,这样就结束了。我和那女孩一起朝着回家的路走去,一路上,我们买了冰淇淋,吃了抹茶点心,还陪一只垃圾桶上的猫说了几句话

 

就这样平静的走着,这才是属于我的,一个大学生安宁的夏日啊,我心想,就在这时,那个小女孩把冰淇淋挪开,摇了摇头“那个——”

 

“其实我昨晚念了一晚上的咒语….”

 

见我不说话,她又说“因为想着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吧,只是唬人的咒语而已,念一下也不要紧……”

 

我望着眼前的天空,天哪,明天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