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如果我变成了一根红丝带

那会怎么样呢?

每天什么也不干

只是无聊的在台子上飘来飘去

在灰色沉默的阳光里

麻雀从我的身旁飞过

青苔在我的身上生长

雨水从天上落下

滴滴答答

让我的红色更深了一些

这个世界那么大

我却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

一个割裂的 方形的窗口

窗口里少有来客

有时是一片叶子

有时是一只知了

它们都有翅膀

那样匆匆的飞过去

从这几十年的日子里

这样的安安静静


无题

如果我变成了一滴露水

在闹市里

在生满铁锈的吊灯上

那样的日子应该会很安静

外面的世界这么大

许许多多的色彩从我的眼中反过

红的蓝的

糖果铺子 炸鱼小摊

那么多的色彩 可都和我无关

我只是一面镜子

一面透明的 安静的水

如果我就这样睡在吊灯上

在几十年如一日的尘埃里

没有一只小鸟为我歌唱

也没有一个人停下步子

他们都只是这样匆匆的走过

匆匆的 这样喧闹

而又如此安静

只有我陪着我自己

在这空荡荡的都市里

一直到所有的风都睡着了

 一直到我的身上长出青苔


悲伤是一棵树

悲伤是一棵树

上面没有一颗果子

在春天的时候

它开满了花

大风吹过来

粉莹莹的

都是坠落的安静

夏天是一树的绿

青蛙在池子里叫着

鱼儿游过

它不说话

只是望着自己的倒影

秋天

秋天一无所有

它失去了所有的花儿

没有一朵变成了果

只有残存的几片叶子

在风中招示着它的存在

这便是一棵树的悲伤

在四季里

等不到冬日

它便枯萎了


悲伤是世界永恒的语言

在你第一千次坠入梦境

沼泽沉默 沾满萤火

在你第一千次从梦中醒来

与人告别

望着那匆匆而过的列车

你终于明白

悲伤是世界永恒的语言

而快乐更短一些

许多人

他们快乐的活着

唱歌 跳舞 在草地间玩耍

他们各有各的乐趣 向彼此诉说

却是异国的言语

直到某一天

有雨落下

他们都湿透了 湿到了骨子里

这才向对方诉说着悲伤

诉说着大雨过后的失落

而那一瞬间

大家都明白了

悲伤是世间永恒的言语

而快乐更短一些


童年

我从你的身旁经过

从你每一次涂着粉笔的小手前

从你那院子的山楂树

树心深深的年轮

它在一圈圈的老去

一圈圈的枯萎

而你却在成长

从这鲜红的果子里

尝到了微微的酸涩

你皱了皱眉 说

这果子不甜了

不再像妈妈怀里纯白的牛奶

不再像天空深处无尽绵延的云朵

咬一口 是蓬松的柔软

你开始感到涩味 并为之皱眉

那么我将祝贺你

你的童年就这样走去了

 我的少年

 

 

发表评论